《西游新说:成佛之后,成仁之前》

第 8 节 神仙,这不是骂人吗?

我是李靖,我感觉我人生前三十年还是挺开挂的。年少时候有人告诉我,我根骨不错,是万中无一的修仙奇才,于是我被挑中去山中修仙。

但去了以后我才发现,好多万里挑一汇总在一起的时候,你就真的没那么牛逼了。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好好修行才能成仙的。这里的人,有的出身牛逼,不是投胎转世就是神人之子。有的法宝牛逼,天下没几件的法宝神器他从小就当玩具耍。有的犯的错误牛逼,天下没几件的法宝神器刚给他就被他玩坏了。

所以老师同学问起我哪里牛逼的时候,我只能苦笑一声,淡淡地说了句:大概是命好吧?

当然我也不是班上最惨的一拨人,因为我好歹还是人。大道五十,天衍四十九,留一线生机给了那些除了人以外的万物。人,只要你命够好其实就能当神仙,而其他的玩意,在命好的基础上,还得自己玩了命地勤学苦练,才能多少蹭着一丝天机,侥幸当个神仙,或者去神仙门下当个坐骑或者兵器。

所以虽然大家都是修仙,班上却更像市井。毕竟你老爹还在别人爸爸屁股底下坐着当交通工具,你没法不跟别人客气。而我因为实在没啥背景,所以和它们倒是也相处得比较愉快。当然凡事都有例外,例如我们的老师里,有一位是石头成了精的。但是这块石头的来历确实太牛逼了。这是女娲补天剩下来唯一一块没用的石头,后来跟着通天教主修炼成功,如今当了我们的老师。平时里也就是她能多照顾那些非人族的同学了,所以我们俩也比较熟悉。

就这样不知过了几年,班上的同学有早早飞升的,也有被欺负得够呛直接下界为祸人间的。飞升的那些和我们早早断了联系,为妖的倒是偶尔会拉我们去它洞府里面喝喝酒。它们穿着不知道什么风格的盔甲,身上多了不少伤疤,但是看见我们这些老同学倒还是像当年一起当学生时一样,互相鞠躬行礼。当然了,还免不得说些什么「洞府简陋,委屈了诸位仙友。」「羡慕你们前途光明能端上铁饭碗,现在妖界也不如当年那样好混。」

但是几坛酒下肚了以后,又开始意气风发了起来,也不再刻意变成人形,硕大的牛头喘着粗气,开始吹起牛逼,什么哪天赶上好机缘了,得上天宫把那些杂种都给端了,然后让石矶老师当扛把子,让咱们也过上好日子。

然后旁边赶紧有人劝它,没事啊,我们这不是还有李靖嘛。他要是以后去天上混个啥将军当当,咱们跟着也能沾光啊!

而我只好无奈地说,「那你们还不如盼着我多生几个牛逼儿子

,然后和那些家伙一样,从小一个个都飞升得道了。然后……」

「然后怎么样啊?」

「然后把咱们这些邪魔妖怪都给宰了!」

「哈哈哈,那我宁愿让石老师把我打死,也不想被你生的狗崽子打死啊!」

「去你大爷的,你们骂街能下次能别带着狗吗?」我们忘了,当着啸天的面有些词可能不便于说。

很多年后我又见过他一次,是猴子带着万妖上天庭的时候。后来想想,那天晚上的牛逼,我们一个不差的都给实现了。

班上其实已经换了不少人了,飞升的,下界的,结婚的,在班上说错话被同学杀死的。我好像是里面最稳定的因素,没有背景,还算勤奋,没啥追求,唯一想要的就是多活些日子,然后衣食无忧。

后来天庭教育系统这边调整了一下,把非人族裔的都给开除了。不过这次包括了石矶老师,她走之前拉着我和我聊了一会。她告诉我,如果不想继续待着这边混日子的话,还不如去人间求一场富贵。毕竟天庭的那些家伙欺负异类惯了,我再留着的话,可能日子也不会好过的。

我很听劝,毕竟当年来修仙也是别人劝的,而且神仙是不会骗人的,如果骗你只能说明你有被骗的价值。

所以我倒是跟着这一帮返乡热潮,一起滚回了人间。走的时候,有个同窗劝我,李靖你下界了就别和这些家伙混在一起了,这天下太平太久了,之后再想爬高位只能拿它们当垫脚石了。

当然神仙们确实没有骗我,人间真的比天庭好混多了。虽然君王显得有点不正经,整体去女娲娘娘庙里面写淫诗,但这好像也不关我什么事。我的仕途倒是顺风顺水,虽然人间的修士也不少,但是正经学习班退学的我,还是显得更让人放心一点,不过后来君王好像更喜欢那些会变戏法的修士,就没再管我,让武将人设的我去镇守陈塘关了。关内有上千百姓,跟朝歌相连,旁边隔着九湾河就是东海了,吃海鲜很方便。

海里的老龙王我在上学的时候见过,人挺客气的,毕竟龙虽然在海里称王,归根结底还是非人族类,天庭给面子不代表真的有底子。它们这些海龙王还好一些,但是小辈的龙子龙孙其实和那些野兽得道的待遇差不多,不过毕竟骑龙出门比骑狗熊出门还是帅气很多,所以倒是没有很愁就业。

人间的日子倒是挺开心的,我结了婚,媳妇是个姓殷的小姐,待我很好。人民发现我居然没有鱼肉百姓,也待我很好,手下的士兵发现我还不克扣军饷,更是对我不错。原来

人间为官为夫为将军,只需要如此简单便可以受人爱戴。早知如此我还不如早点下来混日子。当然,当初的那些同学,都再也没有联系我。

后来,媳妇怀孕了,生了一个小子,五官很像他娘。但是刚养到三岁,文殊天尊就派人过来把他带走了。我自然是很高兴,这种仙家当初可是不会看我一眼的,所以不顾媳妇的担忧,直接把金吒送了出去。但是我后来老是想,我当时被仙人看中带走的时候,老爹是怎么想的呢。

再后来,媳妇又怀孕了,这次还是个小子,五官依旧很像他娘,不似我一样日子过得再顺心也是眉头紧锁的样子。但是木吒甚至还不会走路,又被普贤真人亲自过来带走了。虽然这次真人亲自过来接他,但是我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。好像并不想让他走,家里面已经有一个孩子能成仙了,其他孩子普普通通的也挺好。

又过了一阵子,有一天我回家,夫人突然抱着我哭了很久,说自己又怀孕了。我向她保证这次一定把孩子留在身边,咱家不需要那么多神仙了。但是夫人告诉我,昨夜梦见一个仙人把一颗宝珠送进了她的肚子里,这个孩子可能不是我的。我说无所谓,哪怕这孩子长得三头六臂也是我儿子,谁也夺不走。

不过不知道是孩子不想见我,还是夫人真的不想让他来到这世上。三年了,这个孩子还是没有出生。别人劝我去庙里面拜拜,我却只能苦笑。这庙里面塑的神像,本尊我也都见过面,要是真不想告诉我,我现在就是把庙拆了也没有什么卵用。

我倒是真的有些心虚了,要是孩子真的三头六臂怎么办?到时候不光衣服不好买,而且这以后要是真又当上神仙了,和别人斗法的时候不得多准备几件兵刃啊。但是我这家底,真要是以后儿子问我要法宝,我可能还得去求求东海那边。虽然每天想着这些有的没的,但是不得不说,这三年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三年。以至于夫人后来都习惯了这种生活,起码这样谁不能过来带走我们的孩子。

后来,就如同你们所知道的那样,那个孩子,还是出生了。虽然他出生是个肉球,但是我其实并没有传闻中那样惊讶,毕竟我出身在一块石头门下,和一群砚台毛笔牛头人当过同窗,对这个其实也没多少忌讳。

小场面,小场面,李靖你可以的。所以等到我掏出宝剑准备和儿子比划比划的时候,一个仙人突然从门外冲了进来。跌跌撞撞地就开始大喊:「李靖,快住手,莫要伤了我的宝贝!」

这个场面其实挺尴尬的,特别是当着这些家丁产婆的面。要是换成别人

被神仙绿了可能还会产生感谢上天恩赐的想法。但是我现在恨不得去城楼上拿那把牛逼的弓箭射杀眼前这个老杂毛。后来他告诉我,他叫太乙,和教我儿子的那两位是师兄弟。这次过来是准备收我第三个儿子当弟子,顺便告诉我他的真正身世的,希望我可以挺住。

我说我尽量,如果可以的话,可以去塔楼上说,那样我处理尸体的话,比较方便。太乙明显没有懂我的意思,只是自顾自地说起来,说我儿子是他的灵珠子转世,元始天尊钦点的伐纣大先锋。只要我好生照顾,接下来一定大有作为。

「你的意思就是,我儿子是你的法宝转世投胎过来造反,杀我家君王的?」

「差不多是这个道理。」

恩,虽然有些唐突,但是请问我们李家是不是欠你们教主的啊?是不是接下来我所有的孩子你们都得带走了才开心?不想生孩子了你们就强行帮我们生孩子?

太乙则是委婉地表示,哪吒还是算你儿子的。你这个儿子生来脾气便十分暴戾,这个珠子只是矫正了一些他的天性,不然之后为祸天庭阻碍了大家得道飞升就不好了。

虽然我不知道那些个我不认识的人的飞升和我儿子造反有什么关系,但是知道起码这次不会把我的孩子带走,多少还是有些欣慰。毕竟就算他以后造反,至少也还是我们俩夫妻养大的。太乙走之前给我儿子留个一个金圈,还有一匹红布,这一点多少还是让我有点意外。毕竟他前两个师兄把我儿子带走的时候可是啥也没给过我。

孩子一天就长大了,第二天学会了说话,第三天就开始到处乱跑。不过这孩子长得真的像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刚出生三天的娃,会和我一样每天眉头紧锁。后来为了逗他玩,夫人拿来了太乙当时送来的红布和金圈,这个孩子生平第一次表现出了开心,拿着两样东西满院子挥舞了起来,这让我感觉哪吒起码有点像个孩子。我过去唤他把那个金环环丢给爹爹,然后我因为这个举动在府里躺了三天。

不管怎样,他倒是成长得很快乐,就是不爱看书写字,单喜欢去厨房那边看着厨子杀鸡宰羊,有时候还非得自己动手弄得满地血,让我在旁边看得有些发毛。倒不是假慈悲,作为武将,什么叛军恶人、大盗贼子,我都亲自动手杀过,而且确实没有过什么心理负担。

但哪吒身上那种因为杀戮油然而生的快乐,却还是让我有些陌生。我也知道,这一切恐怕都是命中注定,怨不得天,要怨可能也只能怨他爹不是什么手眼通天的高人,可以给他挡住今后的命运。虽然

这是我的第三个孩子,但却是我第一次学着怎么当好一个父亲。

后来他又大了一些,很听他娘的话,和我生疏一些,但关内的百姓却都喜欢他,虽然他笨手笨脚的,总是毁坏些东西,但是一个总兵之子,既不白吃白喝,弄坏了东西还会加倍赔付,总归已经算是忠厚纯良的代表了。更不用说那些兵营里的大老粗了,看见一个天生神力的胖娃娃,恨不得让他快些长大好一起上阵杀敌。虽然他们大概不晓得,哪吒要杀的那位,正是每个月给他们发粮饷的那个皇上。

一个燥热的下午,我刚刚练完兵,恨不得土遁回家避暑。一向不怎么主动和我打招呼的哪吒,居然出奇开心地躲在门后,说要给我礼物。虽然他一身的腥味有些古怪,但是我还是受宠若惊地伸手,接过了一条有些粘腻的肉筋,上面甚至还有些温度。

好像是哪吒带着那个金环和红布去了东海边玩耍搅动了龙宫,一个巡海夜叉出来看见一个孩子,便和往日一样,显出原型开始吓唬他。这招仿佛是妖族和人类之间的默契,有些人类不应该踏足的地方,只需这样就能维持住。但是在哪吒眼里,这个长着鳞片的野兽居然敢吓唬自己,他轻而易举地用金环把夜叉砸死在岸边。

没想到这个夜叉,却是东海龙宫三太子的兄弟,老龙王的两个长子早早地被他扛着珠宝贴着笑脸送到了上仙的家里,成为了守炉的灵兽。三太子年幼,喜欢出门瞎跑,跟着他的便是守门的巡海夜叉,不过随着三太子长大,两个家伙倒是相处得宛如兄弟。知道好哥们被一个顽童杀死在东海岸边,三太子也是年轻,居然自己独自显出了本身要诛杀恶童。一个修行尚浅的幼龙纵使显出了本身,在太乙给哪吒的法宝下,也根本支撑不住几个回合。

可能在哪吒眼里,这和孩子在海边看见张牙舞爪的螃蟹就用石头顺手砸死了一样吧。若是挣扎,就砸断龙角。要是想跑,就掰断手脚。你看它在流血,你看它在求饶,你看它活生生地被我拔了龙鳞,折断脊骨扯出龙筋。

哪吒被我禁足了起来,我第一次对他发了这么大的脾气。不是因为他闯了多大的祸,只是想着海里的龙王,他唯一留在身边的儿子,被人在家门口杀了。我受不了这么平静,我恨不得让他现在就过来找我报仇,哪怕让我替我儿偿还人家一条命也好啊。

后来过了几日,我在府中突然被人用法宝蒙住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洞府里面了。原因是哪吒上了府中的塔楼,用那把神弓毫无缘由地射出的一箭。

那是我这么多年,第二次看见石矶老

师,现在可能喊石矶娘娘比较合适。我知道她之后找了一个洞府自己修行,偶尔会扶助一些刚刚参悟天道,想博一线生机的族类。我也想过带哪吒去拜访她,但怎么也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。

童子的尸体已经变回了小鹿的模样,被我家塔楼上飞来的神兵一箭封喉,早已没了生机。与哪吒之前杀的东西相比,这条性命显得微不足道。不过是一只能口吐人言的鹿儿罢了,莫说是哪吒,这天下之人,但凡有能力,人人皆可杀它,毫无道理,仅仅是因为我们是人。这样想想,那龙三太子,其实在哪吒眼里,怕不过也只是条大点的鱼儿罢了。能口吐人言又如何,有兄弟姐妹又怎样?非我族类,人人皆可杀之。

娘娘把箭交还给了我,并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话就让我回去了,她说这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,可怜你儿子现在已经被阐教的那帮人当枪使了。龙宫马上就会上门复仇,他们被压制得太久了。它们被逼着和万物苟合创造灵兽,以控制住纯血的龙族,如今东海唯一还能繁衍的血脉被杀,只要老龙王一死,东海马上就会被天上接管了。拿你儿子一条命换了一片海,这个买卖怕是只有那几个杂毛想得出来。

娘娘转身交给了我一个锦囊,让我等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,自己打开去看,再决定如何去做,随后走出洞府便要离开。

「那师父您呢?」我看着转身走出洞府的娘娘,突然感觉自己又变成了那个天地之间渺小的存在。

「徒弟被别人的徒弟杀了,我这都成妖了,还指望我和在天上的时候一样忍气吞声?还有以后别叫我师父了,下次记得换个称呼,懂吗?」

「小的,祝石矶娘娘,旗开得胜!

看着骑在青鸾而去的师父,我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,这么多年,师父她可能真的憋了很久了吧。

那一日,四海龙王违抗天命起兵水淹陈塘关。

那一日,石矶娘娘硬闯乾元要诛杀太乙真人。

那一日,我儿哪吒为救百姓断臂刨腹还爹娘。

那一日,妖魔石矶被真人法宝炼化神魂俱灭。

龙王们退去的时候,已经是夜里了。城楼之上,哪吒的肉身如碎片一般瘫在地上。

夫人早已晕死过去,被仆人们搀走。刚刚赶过来,一身狼狈明显受伤的太乙在一堆内脏中疯狂地翻找。我无力地坐在地上,刚才发生的一切,我都毫无任何出手的机会,甚至没有说话的资格。

人族之外,众生皆为畜牲。

仙家之下,人族亦是蝼

蚁。

一会儿,我看见太乙在一团肉里摸到了些什么,突然大喊起来。

「成了,灵珠成了!再也不需要什么肉身得道了,只要有了这颗珠子就算是荷花莲藕也能变成诛魔的战神。」说完便不再理会那堆肉身,拍了拍身上的血污,准备扬长而去。

我去拉住了他,我问我儿哪吒怎么办?太乙眼神里满是喜悦,告诉我如今有了这颗灵珠,哪吒想复活几次都行,而且不会再有七情六欲那些烦恼,只要一生铲妖除魔便好。你我都是他的至亲,应该为他高兴才是啊。

是啊,哪吒还可以活过来。

但是我儿死了啊。

后来我打开了那个锦囊,娘娘早就知道自己会死,那件法宝就是为了她千年前炼制的,她早就知道。她原神已散,本体那块石头,现在就在东海岸边,她让我把哪吒的肉身直接葬在那块石头下面。只要吸够了日精月华,真的那个哪吒自然可以复活,只是会沦为妖类。

娘娘这辈子很窝囊,没有给徒弟们做过靠山,让大家跟着她受了委屈。最后只希望哪吒重生之后,可以一辈子过得快活,即使做了妖也能坦坦荡荡,天要掌控他就去踏碎凌霄,地要他的命就砸那地府,不再委曲求全,不再怕天下的任何事物。

我照做了,在东海岸边埋葬了哪吒。老龙王后来见了我,我们都知道那次水淹陈塘关是一场戏,一场演给天庭看的戏,如果不演,可能接下来死的便是剩下几片海的龙族。之后哪吒如果活过来了,他们龙族会给他天下最好的一把神兵,请他到时候演得像一点。

我去见了当年下界的那群家伙,它们知道老师已经走了,我告诉它们,老师因我而死,但最后把肉身送给了我儿。如果之后我儿复活,你们几个到时候还没死,就去帮他一把吧。从今往后,李靖的命,有本事你们随时可以拿走。诸位的命,我如果能救就一定留一条生路。

我后来遇到了一个仙人,他重新教我修行。不知道是因为经历了这一切,我已经疯了,还是老天突然开始厚爱我。几乎没花多久我就得道了。我问夫人要不要和我一起修行求仙,她好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我。

成仙,这不是骂人吗?

她每日都去东海的那块石头下面陪哪吒说话,这一次谁也没带走她的孩子。一直到死的那天,她颤颤巍巍地在石头上画上了哪吒的样子,我去看了,不是很像哪吒,倒像是一只撒欢的猴子。

后来我看过太乙做的那个哪吒,和我儿很像,莲花化身,三头六臂。太乙开心地把自己几乎所有的法宝都给了他,让他下界去执行他们的正义去了,他杀戮世间不服管教的各种生灵,只是我再也没有看见他笑过。

金吒木吒后来也下凡见过我,小伙子们长得很快,只是仙气太重了,那种和神像一样特有的笑容,看得我有些陌生。即使是我告诉他们娘亲已经死了的时候,那种笑容也没有消散半点。

太乙他们的计划很顺利,伐纣封神,我几乎没干什么事,却也在天庭当上了天王,同僚们都夸我牛逼,沾了儿子们的光,我有些疑惑,我儿子不是现在还在东海岸边晒太阳吗?

我的牛逼,不就是因为我命好吗?

后来那块顽石裂开了,真的从里面出来了一个小猴子。

「天要亡我,我就逆了这天;地要灭我,我就搅了这地。」

「万妖集结,与我踏碎这凌霄宝殿。」